弦歌Jailin

00Q 亲爱的詹士邦


00Q  一方死亡
预警!!虐文!!
一方死亡!!!
请勿上升真人!丹叔婚姻美满小本婚姻美满
全文灵感和题目来源《亲爱的玛嘉烈》


0
“Bond,停下!”
拜托了,赶紧停下来,前面有埋伏。
“停下!原路返回!”
“Cutie,U盘在前面的屋子里吧?”007顿住脚步,小声问电波那一头的军需官。
“我命令你马上返回!”Q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现在!”
“确实在前面。”那头特工的声音越飘越远。
“Bond!”
“等我回来,Cutie。”特工无视了军需官的命令,摘下耳麦踩碎。
他开枪,打中了摄像头。

军需官的电脑屏幕瞬间变成了一片雪花。

1
007死了。
James Bond死了。
尽管MI6的明星特工无数次死里逃生,无数次假死后又突然出现在所有人面前,但是这次他真的死了。
在附近休假的003带回了他的尸体。存储着黑道机密的电脑被子弹击得粉碎,狭小的的房间里有太过明显的搏斗痕迹。
Moneypenny不允许Q去看Bond。肿着眼睛的秘书小姐强硬地把军需官拦在了他的办公室里。
“你不会想去看的。”Moneypenny的嘴唇绷成一条细细的线,“别去了,Q。”

你不看到他的尸体,你就能相信他还活着。

Q最终放弃了和前任外勤特工对抗的想法,沉默着走到自己的桌子前。电脑屏幕上是Bond的档案,照片已经被换成了死亡特工的黑白色。
之前也有过这样的颜色,但是Bond每一次都回来了,戴着他的墨镜穿着合体的西装,笑嘻嘻地在Q的办公桌上放下一盒巧克力作为没有带回装备的赔偿。
然后Q就会把之前的巧克力盒子扔到Bond身上,特工用他灵巧的动作避过,顺带顺走了Q新研制的量子枪。

如果没有见到冰冷的Bond,是不是可以相信他有一天也会乘着电梯下楼,试图背着人带走新的阿斯顿马丁?
Q悄悄地拆掉了车库的锁。
他没有去Bond的葬礼。

2
于是军需官开始了漫长的等待。
等待总是最痛苦的,Q用大量的咖啡因和疯狂的工作麻痹自己。
他在短期内把MI6的防火墙升级了三次,重建了两次。他改造了三辆跑车,把她们分配给了三位不同的00级特工。他甚至把M的办公室整个翻倒重建了一遍。

Q分支的所有雇员近期都在加班加点,而他们的头儿是加班最疯狂的一个。Q红着眼睛仰头灌下今天第四杯咖啡,用的是Bond送他的杯子。
马克杯从手中滑落,摔得粉碎。Q站在一地碎片间不知所措,甚至亲自蹲下身去捡满地瓷片。
R慌忙冲上来拉走了长官,Q金贵的手指要是受伤了M绝对会拆了Q分支的所有人,首当其冲的就是他这个副官。最后R打电话喊来了Moneypenny,风风火火的秘书小姐把Q包成球塞进了自己的车里。
“回家休息,不到下周一早上不准出现在办公室。我会派Tanner看着。”Moneypenny把Q塞进了他的房间,险些被脚下的猫绊倒。
胖乎乎的橘猫缠到了Q的腿上,小声叫唤到:
“喵。”

Q抱起大橘,伸手逗了逗趴在猫爬架上的布偶猫。小公主蹭了蹭他的手心,漂亮的眼镜直勾勾地盯着Q。
“好啦,给你们开罐头。”

罐头也是Bond买的。

3
Q很久没有休假了,虽然这只是一个三天不到的假期。他躺在沙发上,肚子上趴着一只猫,手上懒洋洋地换台。
电视上在放理查二世,恰好是这位金雀花末代帝王在爱尔兰失败退回英格兰的时候。
画面上的国王四面楚歌,身前是堂弟博林布鲁克的数万大军,身后寂静无人。

Let's talk of graves, of worms我们还是来谈谈坟墓,谈谈蛆虫
and epitaphs 和墓志铭吧
Write sorrow on the bosom of the earth 在大地的胸膛上写下悲哀
Let us sit upon the ground  让我们席地而坐
And tell sad stories of the death of kings 来谈谈帝王之死的凄惨的故事吧
How some have been deposed 有的被废黜了
some slain in war 有的在战争中阵亡
Some haunted by the ghosts they have depos'd 有的被他们废黜的幽灵缠死了
Some poisoned by their wives 有的被他们的妻子毒死了
some sleeping killed 有的死于梦中
All murdered 无一善终*

Q“啪”地关掉了电视。

4
“我希望你不会让我后悔给你升职的决定。”007坐在M对面,M语重心长。
“听说00级特工命都不太长,你也不会后悔太久。**”青年站起身,扣上了西服扣子。
M凝视着年轻人的眸子:“去找Q,他会给你安排医疗鉴定。”
007礼貌地欠身:“sir.”

“请坐在这里,double-o-”Q顿了顿,“seven。”
007坐下,过分明亮的眼睛看着Q:“我不知道军需官也提供医疗服务。”
“你不知道的还有很多,年轻人。”Q回答,“你脸上的雀斑还没褪下去。”
他把纳米血液注射到007的胳膊里,年轻人皱了皱眉头。
“不用装模作样,不是什么很疼的事。”
“我没有。”年轻人匆忙反驳,Q反应过来眼前的不是那个做饭划伤手指都要跑到自己面前拨开猫给自己看切口的男人。他借着拿遥控的姿势躲开了007的目光。
“不过是提醒,日后的伤还有很多。现在我们来讲讲你的任务吧,年轻人。”

新任务颇为复杂,绝对不亚于Bond在皇家赌场的那一场豪赌。但是Q把任务的指挥权交给了R,自己抱着马克杯坐在办公室里。
“头儿,出事了。”
Q叹了口气,捧着红茶走到了屏幕前。
“孩子,左转,你会看到一扇门,密码我已经破开了。”
“用点力气,年轻人,这扇门锈住了。”

新任的007有着黑色的头发和黑色的眼睛。
Q不愿意称呼他为007。
上帝保佑,M没有找一个金发蓝眼的007来。

5

某一天Q在家门口见到了Madeleine。

“呃,Miss Swan?”Q顿住了,好奇地看着眼前美丽的女子,“请问有什么事吗?”

需要加强安保措施,Q想着,虽然Bond认为她是自己人,但是Q不这么觉得。

“听说James死了,我来看看你。需要心理疏导吗?”

哦对,该死的Bond勾搭的还是个心理医生。

“不用了,我想。”他试图礼貌地劝走Madeleine,“我挺好的,心理疏导交给我的猫就行了。”
金发女子斜倚在门上,没有要走的意思:“不请我进去喝杯茶?”
“哦,请进。”Q有些勉强地说,“屋子里有点乱。”
Madeleine不见外地坐到了沙发上,灵巧地避开了地上张牙舞爪的猫。Q跟着她进门,把橘猫拎到膝盖上。
“我想你大概会好奇为什么我和他分开了。”Q没给Madeleine泡茶,Madeleine看上去也不在意,“James Bond是007,MI6最好的特工,他过不了普通人的日子。”
“你怎么知道过不了?”Q出声反驳,他想到了两人在一起时Bond展现出来的颇为不错的厨艺,还有收拾东西的技巧。虽然Bond不止一次被菜刀划到了手指,而且Q根本没法在他理过的房间里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你很聪明,Q,但是你大概没意识到。”
“你和Bond是一类人,你们都过不了普通人的生活。”

还有一句话Madeleine终究也没说出来,James Bond死在任务中,恐怕是他最好的归宿,就像Q死在他耗尽心血的装备身边一样。
MI6最长寿的00级特工,Q分支最年轻的军需官,都是手上沾血的人物。从一开始,他们就和外界失去了最后的联系。

他们注定过不了和和美美平平安安的退休生活。

Q挠了挠猫咪的脖子,把她放到了地上。
“你坐着,我去泡茶。”他说。

6
Q从最年轻的军需官,变成了MI6干的最久的Q分支头儿。
虽然他退休的时候比他的前任年轻不少。
数十年里,他一直都是MI6最稳妥的军需官,和特工们最坚实的后盾。
M已经换了数任,家里的猫也不再是从前和恋人一起养的布偶和大橘,Moneypenny和Tanner也都已经退居幕后,各位00打头的代号后名字不断变更,终于也到了Q。
“你也要退下来啦。”虽然老了,Moneypenny还是一样风风火火,和往日一样闯进Q的办公室,美其名曰帮他收拾东西。
“总要改朝换代的咯。”Q不以为意,小心地把桌上的斗牛犬摆件放到了箱子里。

退休后的Q花了很多时间去回忆。实际上他和Bond在一起的时间并不长,远远短于他一个人过的日子。
见过Madeleine后几天他一直在琢磨,却不得不承认心理医生说的是对的。他在随时有危险的情报机关工作,站在幕后操纵一切,推推鼠标就能结束或者保留数人的性命。

他不是什么普通人,他依旧怀念Q分支凌乱的摆设,和满地乱滚的零件。

Q是手心染血的特工,是为女王和国家呕心沥血的军需官。短暂的恋爱,卸甲归田不过是水月镜花。
不过也没有什么可后悔的。

Q到底还是去了Bond的墓地,石碑上刻的并不是他的真名。007的代号和照片永远留在MI6的荣耀墙上,却不会出现在外人的视线里。
老人伸手抚摸石碑,上面甚至没有墓志铭。
也挺好的,他不需要墓志铭,最好的墓志铭是007这三个数字。
Q紧了紧大衣,转身离开。

7
诚心祝福你,捱得到新天地***。



*出自莎士比亚历史剧《理查二世》,2012年电视剧版就是本老师演的,中文是朱生豪译本。我刚刚发现Tanner的演员在里面演亨利四世
**出自007第21部电影《皇家赌场》,刚被晋升的007对M女士说的
***出自黄伟文《亲爱的玛嘉烈》,卢凯彤作词,安东尼黄演唱

碎碎念一下
其实是因为前一阵子卢凯彤去世然后想到了《亲爱的玛嘉烈》,就想写一篇007和Q今生杀人放火炸大楼,愿他们来生能捱得到新天地成为普通人的故事。结果好像并没有达到预期,变成了一个他们都不适合普通人生活的故事……
用了詹士邦是因为灵感来源玛嘉烈,詹士邦这个名字非常港风的感觉。
ooc有点严重,小透明瑟瑟发抖。

                        

自勉一下吧
不好的日子总会过去的

今天是甜甜的小降
好吧其实是昨天写的

被教学办老师气的难受的一天,您看不懂就要我给双语材料?您见过给外方的材料还配个中文翻译的?
连小可爱因为春秋被吸粉了都没有开心很多
希望专四交流尽快消失,然后安心写字,安心读书,安心刷lip

这是想老费和豆子的一天

手抖得一塌糊涂

考完专四就入平尖

5月29叶神生贺# #荣耀不败# #韩叶# #


 

荣耀第十赛季季后赛四强,兴欣战队对阵霸图战队。擂台赛第一场,叶修对阵秦牧云。

“他在干什么?”黄少天难得只发了5个字。

“退让。”喻文州迅速回了短信,只有两个字,两个正是打之年的黄金一代无法深刻理解的字,退让。

站在场上的叶修微微眯起眼,望向选手席上的韩文清,唇角泛起一丝淡淡的释然的笑。

他,大概比自己大一岁多吧,到现在,十年,二十九。这是一个即使退役也没有任何人会感到奇怪的年龄。然而,韩文清,一次又一次地站在代表荣耀巅峰的比赛台上,一如既往。

被张佳乐用39%的血量击败,走出比赛席时,叶修再一次看向霸图的选手席。看台上的韩文清依旧如十年前一样紧锁着眉,面无表情。叶修轻笑一下,冲莫凡点了点头,返回看台。

莫凡对张佳乐的比赛,叶修看得有些心不在焉。韩文清的退让让他有些恍然,让他平白生出一种不熟悉感和生疏感。十年的对手,十余年的朋友。叶修可以说,在荣耀方面再没有一个人能够比自己更了解韩文清。他想到了比赛前自己问的那一句“什么时候退役”和他的回答“还早”。他也想到了十多年前的初次相见,十多年前的竞技场,十多年前的BOSS作战,一叶之秋和秋木苏率领着嘉王朝公会,面对着霸气雄途的大漠孤烟。

“还不放弃啊。”一叶之秋举止一杆乌黑的却邪在神枪手的掩护之下,近身到拳法家的身边。野图BOSS已经被嘉王朝公会带走,刚才的作战场地只留下了为数不多的几个人。

“还早。”拳法家简单的回了一句,开启钢筋铁骨模式,正面冲上来。

“沐秋啊,不用掩护了,我陪老韩打一场。”

“要打你们不会去竞技场开房间?”苏沐秋停下操作,拉开了距离。看着飞旋的战矛与炫纹,和在光影中穿梭的大漠孤烟。虽然明显因血量的弱势而处于下风,拳法家依旧笔直的向前发动着冲击。叶修腾出手按灭烟头“放弃吧老韩,你打不过我的。”

“你和我说放弃?”屏幕的另一头,韩文清手指飞动,脸上显示出嘲弄的表情。

最终,大漠孤烟倒下,爆出了身上的一件橙装。

“不错呀老韩,谢谢你的礼物,哟~”叶修依旧没个正欣,伴着上挑的音调,叶修打出一个看上去有些欠揍的笑脸,操作一叶之秋上前捡起了装备“老韩谢谢啊。”

秋木苏紧跟上一叶之秋:“生日礼物挺开心?”

“嗯”叶修简单地应了一声,他的生日礼物。方锐一愣“叶修你怎么了?”

“莫凡打的还是太单调了。”叶修盯着场上毁人不倦不断下降的血条,突然又加了一句:“他原来也是。”

方锐带着些奇怪的眼神看了叶修一眼,整理了一下准备上场。

在变的始终在变,不变的始终不变。韩文清可以为了冠军选择退让,但叶修知道以他一定会一如既往。

叶修觉得一场擂台赛让他想了很多,他下意识地摸向口袋,却没有摸到烟,只摸到了一张银白色的账号卡。十年前的初版卡,和大漠孤烟一样。只是他不再是那个战斗法师一叶之秋,而是散人君莫笑。

魏琛已经下场,非常嘚瑟的冲看台上的观众们挥着手。叶修用力的握了一下手中的账号卡,将它放进口袋中,站起身。

“准备一下吧,不要让那群老家伙太得意了。”

 

三战之后,霸图战败。

“拿冠军回来。”韩文清握着叶修的手,神色依旧那么严肃。

“一定。”叶修收起了嘲讽,微笑着,一直看进韩文清的眼眸深处。

 

 

 

所以究竟哪里有韩叶了# #写着莫名地感伤啊# #生贺的存在感呢存在感

 

 

        2015年5月23日  木兰 敬上


所谓模联人的柏拉图式爱情


    其实第一次听杨起的发言,林琛只有一种惊艳感,只是惊艳感而已,真的。

    是在四中模联前的代表培训会议上,和一同来的社员商量了一会,决定选择一个议题让代表们练一练。议题并不难,是叙利亚问题。随即指定了代表国并给了两分钟的准备时间,林琛开始和一同来的社员讨论HGMUN的未来,就连各位准代表们开始了演说也没有怎么注意去听。毕竟,对于一个在市里模联会议上以英属南非代表(1)身份都能获得HM称号的优秀模联人来说,评价几个刚刚接触模联的代表的发言,实在是轻而易举。

    于是,在听到杨起代表美国进行的十分有条理的发言时,林琛从策划案上抬起头,相当认真地听完了发言,然后愣了一愣,差点忘记了评价。并不是说他不知道怎么说,只是因为他觉得这样的发言几乎没有什么可以指摘得地方。

   “非常好的一段发言,在两分钟的准备时间里能准备成这样非常不错。而且是第一次尝试,很有条理地阐述了美国的立场。后面的代表可以试着模仿一下。下一位。”然后分外感慨地对社员说:“两分钟这样的发言很不容易了,学术水平不会比原来的社长差。他这次四中模联如果去我的那个场我就给他好一点的席位。”

   “嗯?”完全状况外的社员简单的应了一声,然后像是惊醒一样,“停,你是这次四中的主席?”

   “你认真看通告了吗?”

   “没有”社员回答得理直气壮,“我又不参加。”

    于是,这一点的惊艳感很快在以上毫无意义的对话中消逝了,林琛逐渐彻底淡忘了杨起的这一段发言。

 

   某种意义上来说,两个人的真正意义上的交集,是从吐槽四中模联特殊委员会(2)一师风潮中的代表学术水平开始的。

    代表警局局长的杨起递交了一份协议,上书“政府同意学生要求的前提是允许政府在学生暴乱时使用轻武器以维持秩序。”看到轻武器三个字,代表学生的代表很愉快的签订了协议。再然后,这几位代表被主席团liu了下来,集体点艹。

   “轻武器是什么?轻武器包括轻型机枪、狙击枪、手榴弹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你们签下了这份协议,如果真的是在历史上,那是多少学生的生命?你们这是从一师学生的利益出发吗?……”当然,点艹归点艹,林琛对杨起的表现相当满意,不愧是自己学校的代表,学术水平应该比自己的副社长还要高,运用概念完成了自己的职责。

    在林主席的力荐下,杨起成为了本次特殊委员会的OD(3)。

 

弦歌:会开的怎么样?

林琛:还用问?BDOD拿进。

林琛:看一下我们出的文件,杨起的文件特别跳。西班牙内战会议的BD发给了他一个德国代表。

林琛:BD的名字很奇葩,叫西班牙英雄(4)。

弦歌:啧啧,他一个德国代表。

弦歌:这文件我也是醉了,暗杀条约………

林琛:是啊,我都说他实在是太跳了。

林琛:不过跳一点也好。他的话,不跳就不是杨起了。

 

    寒假的会议很多,比如汇文模联,比如武汉模联,比如林琛和杨起完全看不上眼的慈溪模联。

   “所以我说,我回家以后把PP(5)在发给你看一下。”

   “其实已经差不多了,PP里我们的思想已经融合得差不多了。”

   “也是,那也无所谓啦。反正我们两个双代,就算没有融合好到了场上也能互相补过来。”

   “什么会?”在一边听着的同学一脸状况外。

   “什么会?武汉模联啊。什么议题?伊斯兰国啊。代表国?美国啊。双代?我和杨起啊。”林琛非常不满地吐着槽。

   “你们两个搭档”同学比了一个合十的手势,“我为那一个场的其他代表默哀,他们会被你们两个人一起虐得很惨的。这场会议的BD不用想了。”

   “那也不能这么说。”林琛笑的挺绚烂,把手搭到杨起的肩上,“应该说是我们两个一起去刷奖了。”

   

四天后:

林琛:在吗?

弦歌:嗯?

林琛:写一个报告给团委,汇报一下我们刷的奖。

林琛:SC的BD,我和杨起。

 

   “我要和十五中的领队联系一下,这样的水平的代表,怎么可以招进来?”

   “不知道钱收了没有,收了就调剂。”

   “学测写成这个鬼样子我tm也是无语死了。

   “杨起,你是学术总监,千万不要把他调到什么关键部分,他把整个会场都毁了都不一定。我们辛苦了那么久。”林琛非常恼火地在杨起面前转着圈,杨起靠在走廊的栏杆上看着他。“那肯定,我绝对不会让这样一个不合格的代表毁了我们那么久的设计。我会注意的。”绝对不能让他毁了你用心那么久的会议。

   “行,那先这样。”林琛靠到了杨起身边,“快放学了,你跟我走?”

   “好的,我先上去拿东西。”

   “对了。”走到8班门口,杨起突然说道,“生日快乐。这种代表,就不要生气了。”为这种人生气,真的不值得。

 

7月9日下午,HGMUN2015社交晚会(6)。

“亲爱的过来一下。”某位西装妹子冲会务总监招手,笑得有些诡异。

“怎么了?”

“我说啊,那个玫瑰还有多的吗?”

“恩,我看看,还有7支。”

“晚上我来讲玫瑰的事,来,给我一支送人。”

“你看上谁了?”

“走开!”财务妹子一脸愤怒,“这是什么鬼,我代人送。”

“好哒,我去记一笔。”会务妹子微笑,“你不会打他们两个的主意吧?”

!!!???你怎么发现的?by财务总监

 

“下面是我们的玫瑰花环节。”财务看着手上的名单。

…………

“”倒数第二支,来自SC主席助理xxx,送给中国系统代表xxx。“”

“哦~~~”起哄声。

“恩,最后一支,大家安静一下。来自学术总监杨起,送给秘书长林琛。”

寂静

寂静

起哄

“你在干什么?”林琛挤过人群,找到杨起。

“我tm怎么知道。”

两位同时看向台上的财务总监。

“呃,下面舞会开始。”迅速放下话筒跑。

“你想干嘛???”两人的心声。

作者,卒。

 

尾声

       说真的,林琛还真没想到,当年发生在自己办的第一场会的社交晚会上的事,在多年后又发生了一次。

杨起穿着他最正式的西装,依旧别着林琛当年送给他的徽章,握着一支玫瑰。

“学术总监杨起将这支玫瑰送给特委主席林琛。”

林琛突然觉得,在最开始的开始,就注定了结局。

 

       

                                   5.29    木兰敬上

 

 

番外:

1、社团课①

“我现在报一下席位。”杨起拿出手机。

“你,你算了你。你说话都说不清楚,我来。”林琛一把抢过杨起手机。

“密码?”

“xxxx”

2、社团课②

    “杨起噢,上次那个yinte的会,你一打一打的电报(7)递上来,我看到半夜,让不让我睡觉了?”

“哦,的确有需要啊。”

“杨起你等着,今年市会你主席团,等着看我写的报告到凌晨吧!”

3、关于“总”的称呼

     “林总”之称不是没有原因的。

      原因是多方面的

      比如非常土豪,比如穿着校服的方式。

      “林总,有人说你这样披着衣服然后把衣服卷起来很像贵宾犬吗?”

      “你说什么!!”

 

      “杨总”之称不是没有原因的。

       原因是多方面的

       比如也非常土豪,比如少有认真的样子。

       “贵宾犬?”某总裁经过,认真的上下看了披着校服外套的某人。

 

 

备注君

  1. 原型在2014年参加了市模联的特殊委员会,代表国英属南非,议题《九国公约》签字会。
  2. 中国的模联会议分为中国系统、常规委员会(常委)和特殊委员会(特委)。常委讨论的议题多为时政等,包括安全理事会(SC)、人权理事会(HRC)、联合国大会(GA)等。特委议题多为历史上真实发生过的事件,代表们模拟当时的会议,创造自己的历史,如杨起代表警察局局长。议题如文中提到的西班牙内战会议,一师风潮,《九国公约》签字会等等,种类很多。中国系统及即模拟中国特色的政治系统,如人大、政协、政治局扩大会议等等
  3. 关于奖项设置,如下:

BD:Best Delegate 最佳代表,相当于第一名

OD:Outstanding Delegate 杰出代表,相当于第二名,杨起能够第一次参会就获得OD是非常不容易的一件事

HM:荣誉代表,相当于第三名,林琛能够以一个非常小的国家代表获得这样的奖项是很难的,因为小国在大国间发言权很少

  1. 特委的奖项会根据议题取不同的名字,如西班牙内战的会议BD称西班牙英雄
  2. PP:立场文件,在会议前写完并发送给每位代表,阐述自身的立场
  3. 模联特色,多用于结交朋友。其中玫瑰花环节一般用于赠送给主席等
  4. 由于特委一切模拟当时社会,所以代表间联络或是代表于国家领导(主席团模拟)联络都需要电报。而国家领导由主席团代行其责。